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 

博白:掌上監督 從“讓我看”到“我要用”

來源:廣西紀檢監察網 發布時間:2019年06月27日 16:05 打印

  博白縣作為自治區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,每年扶貧惠民資金都超過10億元,涉及20多個部門,點多、線長、面廣、量大。通過建立博白縣扶貧惠民資金項目大數據監督平臺,開創“指尖上的信息互通、手掌中的扶貧監督、口袋里的大數據庫”公開平臺微信監督新模式,為群眾‘曬’出“明白賬”,給群眾一把“手中劍”,讓群眾積極參與敢于監督,實現了“讓我看”到“我要用”的轉變。

 

  “微查詢”,讓問題疑惑就地“解決掉”

 

  為了讓群眾能以最快捷、最方便的方式查詢扶貧資金與項目信息,該縣開通了縣民生資金大數據監督平臺微信公眾號,增加微信端服務功能,設立微信查詢功能,可便捷查詢惠民政策、扶貧項目信息和享受惠民補貼等情況,目前,已覆蓋全縣28個鄉鎮358個村社區所有個人補貼、扶貧項目以及惠農政策,受益群眾達185.8萬人次。

 

  在英橋鎮付義村,一位大叔看著手機,問身邊的農婦:“阿陶,你7月的低保170塊錢,是這個數不?”農婦回答:“是啊。”在三灘鎮大旺村,村民呂大嬸說:“現在只要用手機上微信,就可以查詢到我們家可以享受哪些扶貧政策、領到多少錢,并且可以綁定訂閱,推送提醒。”

 

  “精準扶貧,更要精準監督,‘微時代’拓寬了精準扶貧新平臺。”博白縣委常委、縣紀委書記、縣監察委主任陀勐表示。

 

  在旺茂鎮六田村太坪屯,博白縣紀委監委惠民平臺宣傳大篷車趕著圩日開進了群眾身邊。

 

  “縣里紀委監委來接訪了,有訴求的快過來……” 隨車的六田村委干部在大喇叭里喊一嗓子,讓停在龍眼木根底下的大篷車一下子圍過來了很多群眾。

 

  “以前我有低保,現在又停了,這不是糊弄人嗎?”一位老大媽很生氣地向工作人員訴說。

 

  “大媽,您先不急,慢慢說,我們馬上調取監管平臺數據庫,幫您查看申領情況。”

 

  “劉大媽,您看,這是您低保和殘疾補助共1730元,2018年殘聯補、糧補、護理補都打到您的存折里了。由于您的家庭有兩個強勞動力去年被停保了,今后,如果有政策允許,我們會積極幫助您的。”經過一番的調查了解,工作人員很快答復了旺茂鎮六田村太坪屯的劉大媽,消除了她的不滿情緒。

 

  博白縣紀委監委為充分發揮平臺的作用,擴大知曉度和使用率,讓群眾從科技發展中真正感受便捷和實惠,探索建立了“惠民平臺宣傳大篷車”制度,以鎮上擺攤定點‘坐診,村里廣播移動“出診”。并聯合有關部門,縣鎮村紀委一起開展“一線”接訪宣傳,四輪驅動,同步推進,把平臺宣傳直接“送上門”,把政策精神現場“說明白”,讓問題疑惑就地“解決掉”,與群眾零距離溝通,面對面服務。通過引導宣傳,進一步樹立了黨委政府在人民群眾心目中的形象。

 

  目前,公開平臺訪問量250多萬人次,實名查詢達44.2多萬人次。

 

  “微舉報”,提升群眾參與監督的積極性

 

  群眾在微信公眾號上既可以查詢自身的扶貧補貼、也可以查詢其他個人補貼或者扶貧項目相關數據,一旦發現可疑問題,可直接點擊微信鏈接 “我要舉報”,并可以即時拍照上傳舉報,相關的材料將推送到后臺進行自動研判,并建立分流程序,經過受理人員的再核實,分流到相關部門或領導,而這些過程全程留痕,大大提升了群眾參與監督的積極性。

 

  一天上午,博白縣黨風室干部小曹的辦公室里,“叮咚……”桌上的手機響了,一條來自博白縣沙河鎮大石村的匿名舉報微信:“我今天通過你們的微信查詢,并沒有發現退回的2000元農村危房改造補助呢,我聽說其他人的早就退了,這事你們管嗎?”小曹發現舉報者雖然是匿名,但是這一段時間同時收到多位群眾對大石村支書龐某的舉報,而通過平臺大數據對比發現2010—2016年間,有40多人申請了農村危房改造并獲得了相應的補助,不存在補發的問題。

 

  “肯定存在其他不可告人的事情。” 經研判后,博白縣紀委監委了啟動初核調查。

 

  經調查發現,2010—2016年間,龐某利用職務便利,為本村22人辦理農村危房改造補助的過程中,索取危改戶的好處費共計32100元。在2016年的時候擔心一部分人口風不嚴說出去,退了8000元。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平臺的隨手查,一鍵舉報,在不斷的普及運用后,紙包不住火,龐某一系列的違紀違法事實暴露出來。

 

  2018年4月,龐某因私分村集體資產,向危改戶索要好處費,違規推薦村村干部收取好處費等問題,被給予開除黨籍處分。

 

  目前,平臺收到在線投訴舉報97件次,經研判調查,轉立案19件。 (博白縣紀委監委 李海斌)

 

 

編輯:覃玲

3d试机号走势图一机一球